关键字:
 栏 目:
总爱说的事
要闻
动态
其他
学院成功举办爱眼日活动...[4-19]
第十五届(共青首届)新...[4-19]
第十四届“魅力音乐·校...[4-19]
理工学科部进行四月份突...[4-19]
信息团总支召开新学期第...[4-19]
理工学科部顺利召开心理...[4-19]
人文学科部聘请徐建章、...[4-19]
我院与康富科技股份有限...[4-18]
学院召开2018年征兵政策...[4-18]
人文学科部召开省教育厅...[4-13]
人文学科部召开共青校区...[4-11]
我院团委开展“社会主义...[4-11]
我院团委积极开展“社会...[4-11]
我院在全省学校共青团“...[4-11]
人文学科部召开共青校区...[4-11]
人文学科部团总支召开新...[4-11]
财经学科部举办2018篮球...[4-11]
人文团总支开展“净化校...[4-11]
人文团总支开展第二课堂...[4-11]
理工学科部召开两会学习...[4-11]
我院团委召开三月团委学...[4-11]
我院团委顺利开展第十五...[4-11]
信息学科部“两会”精神...[4-11]
信息团总支新学期第二课...[4-11]
我院共青校区组织2017级...[4-11]
我院团委开展雷锋月系列...[4-4]
我院青年志愿者协会成功...[4-4]
我院团委开展第二课堂管...[4-2]
财经学科部完成第二课堂...[4-2]
我院团委于共青校区开展...[4-2]
您现在的位置:  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新芽怒绽 >>文章正文
总爱说的事
[阅读次数:773 发布日期: 2018/3/29 9:18:05]

托表哥买的电脑到货了,我只身去拿。到表哥家门口时,先看见的是我的小侄子和邻居家的小孩们打闹在一起。孩子们打闹时总是发出天真爽朗的笑声,总让人回想起自己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。那时候外婆还住在这里,我还在上幼儿园。我也常在这个弄堂里和表哥们玩耍。直到08年外婆去世,表哥们也纷纷到了离家的年龄,那之后我便很少来这里。

表哥叫我进屋里座,向我介绍邻居家的小男孩“子铭”。当他说到那句“他今年初二了”。我不经回头,仔细打量那个叫作子铭的小男孩。纤细白嫩的皮肤,稚嫩的脸庞上,微微凸起的门牙。嘴角边还挂着微微一丝不对称的细小绒毛。“我怎么看他都不像初二”我说。在我的印象里,初二时的自己早就脱离了所谓“孩子”的范畴。所以我自然对“子明”初二的这个年纪产生怀疑,仿佛十四岁不是年龄,初二才是。之后我甚至情不自禁的几度回头,偷偷看看这个初二的小男孩,又回头想想我初二那年,想起那年我在日记里写的是:“我正处于人生的低谷”之类的话。想起来的那年我开始假装思考艰深的哲学命题,并借以此逃避已经被孤立的事实。我开始装模作样的学着与人再见时握手。哪怕我明知楼下的老大妈每次看见这一幕都会躲在背后偷笑。每每回头看一看这个初二年纪的邻家小男孩,看着他和其他年龄更小孩子们玩耍成一团,却怎么也不能把他和“生存还是毁灭”这一类无聊的话题联系在一起。我曾一直以为那个年纪的自己已经开始窥探所谓世界的真相,然而对着“子铭”这个参照系,突然间意识到的是,初二不过是这么点大的孩子。我望向表哥,他大概猜出了我的所想,流露出一副“过来人”的笑容。这时我才仔细看见他日渐肥硕的双颊,理所当然的意识到了,表哥也不再是曾经那个只顾着陪我看《七龙珠》的“子铭”了。

于是我又想起来那年,我独自照看表哥的服装店时。那个让我一直耿耿于怀的,衣着保守的中年妇女。她带着满是疑惑的语气问我“你是这家店的老板?”我终于明白那疑惑的真正含义。

回家之后,拷贝老电脑里的文件,多是一些过去的照片,还有一些视频。有些我甚至早就忘了它的存在。比如姐姐收集的明星照片,我曾经喜欢的动画片截图。其中最早的文件记录在2008年,这时候我想起来,这台老电脑来我家的时间,也是2008年。也正是外婆去世的那年。

十年了,照片顺着时间轴翻滚起来,感慨便随着时间的缝隙缓缓流出,我开始痛恨一度厌恶拍照的自己,后悔没能留下尽可能多的照片,毕竟那一张张的,都是短暂时间里所剩下的唯一的剪影了。少年时假装成熟的日记里,那些时过境迁的猜测只有“若干年后我会嘲笑自己的幼稚”成为精准的预言。

我继续翻相册,相册中难得的有一段班级文艺晚会视频,视频中的女主角,昨晚恰巧在街头遇见。“好久不见。”多年后的偶遇,也仅仅是互相使用这简单的四个字概括。抛开过去他人口中的,存在于我们之间的传言,我们都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。也许只是因为各自都有了各自的生活。

高中的照片大多集中在分别那天。穿着白色的衬衫的男生女生们,笑着摆出各种千奇百怪的造型。看见照片里,已经了分离了的那对“小情侣”依旧手挽着手在一起,让人怀疑那个“深夜痛苦的女子”只是存在于我的梦境。照片里与我的老师,遇见了,居然也忘记他的名字。即使打开记忆的阁楼,疯狂搜索,仍然没有任何结果。太多的理所当然充斥了世界,理所当然,刻在教室墙壁上的符号也早已忘记了其中含义。

我翻着照片,有一组连拍。我想起那一年我偷偷站在窗口拍照,只为了等待她出现在我的镜头里。她当然不知道我的存在。因为我们只是经常“巧合”的在楼梯口遇见。遇见了,我也总是能够收回我复杂的目光。那天我把她隐藏在连拍照片里的人群中,然后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给所有人见识那张有她的照片。虽然复读之后,我还是没有考上她在的财经大学,但我已经深刻的明白了,我所追求的,只是不过是她残留在时间里的一个虚无幻影。

回忆变成走马灯,在屏幕上轮换,重新看见往事的一幕幕,匆匆十年,像是遇见了别人的人生。还总爱说,从前,从前……

作        者:胡鑫
供稿单位:新闻中心
附     件:
[打印页面]  [关闭页面]
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新闻中心
技术支持: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网络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