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字:
 栏 目:
迷途电话
要闻
动态
其他
2018-2019学年第一学期院...[9-18]
理工学生会召开共青校区...[9-18]
理工学科部召开新闻培训...[9-18]
财经学科部团支书奖学金...[9-18]
人文学科部领导深入学生...[9-13]
中国山城网:《铭记历史...[9-13]
人文学生会召开迎新工作...[9-13]
信息学科部团总支召开第...[9-13]
【链接】聚焦全国教育大...[9-12]
乡亲[9-11]
时雨[9-11]
近黄昏,黄昏后[9-11]
灿烂的孤独患者[9-11]
财经学科部团总支委员会...[9-11]
和我说话好吗[9-11]
理工学科部召开学生会召...[9-11]
党务工作部进行安全卫生...[9-11]
学院网站2018年7-8月份发...[9-10]
财经学科部开展迎新工作...[9-10]
财经团总支关于新学期工...[9-10]
我院2018年秋季开学报道...[9-10]
新学期,新风貌——财经...[9-10]
学院召开2018年迎新工作...[9-7]
学院召开新学期工作布置...[9-7]
学院组织开展2018年第二...[9-7]
我院喜获2018第七届全国...[9-7]
我院定向越野队在2018年...[9-7]
我院网球队在江西省第十...[9-3]
我院女子篮球队夺得江西...[9-3]
学院组织各党总支赴红色...[9-3]
您现在的位置:  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新芽怒绽 >>文章正文
迷途电话
[阅读次数:1573 发布日期: 2018/3/29 9:18:01]

她突然打电话给我。

屏幕上写她的名字,我迟疑了好一会儿。怀疑自己看错,再看却并没有。我犹豫了一会儿,我在考虑要不要接。

我是害怕这样的电话的,上一次接这样的电话,一个姑娘在那一头哭了好久。再上一次接这样的电话,一个男孩,给我一条带着白色的讯息。再上一次……

我犹豫,因为看见电池显示红色。

我犹豫,但终于按下了绿色按钮。

“喂 你好?”我假装不经意的打招呼。

我已经不记得她是怎么回复的,大概是最常见的那些句子,常见的东西总让人容易遗忘,或让人情不自禁的忽视。但我记得,回复时她在笑,也许是在高兴时打来的,但又或许……我转念一想,也许只是按错了联系人……

和我想象的不同的是,这对话居然持续着,她说她正在散步,一个人。独自在操场,也许是在跑道上,也许是在塑胶制造的人工草皮上。

“我也在散步,在学校外面。”我回答。我没有告诉她,我已经独自在外迷路三个小时。仅凭借着手机仅剩下的微弱电量保持通话。

我仍然不记得她接下来又说了什么,大概是刚吃完晚饭,出来散步之类,大概是某某日和某某人在哪里逛街,在哪里吃饭之类的琐碎事。踩在完全不熟悉的,雨后泥泞小路上找路时,自然会心不在蔫的遗忘那些琐碎。

大概是因为天色渐暗,大概是因为低电量的警告音。话题不知怎么的,在我口中忽然一转。

“我其实很害怕你们的电话。”我停住脚步,突然这么说。但马上后悔,毕竟许久不见,毕竟这话语转变的太过突然。

“请原谅我,我不是不喜欢你们来电话,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为什么,他们都和我说了。”她打断我说。

“他们?他们是谁?他们和你说了什么?他们……”我脱口而出,急躁不安。

是这泥泞不见尽头的小路和加速暗淡的天空让我变得急躁不安,是因为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夜晚的郊野。而我想到自己即将在这里过夜。我为此才感到急躁不安,是这样,没错。

接下来是一阵沉默,沉默。沉默而不挂断的电话是最难接的。我想起来上一次,电话那头除了哭声,便是令人窒息的沉默。

我听见“滴滴滴”三声,这是手机三十秒后自动关机的提示。我看看四周,天色加剧的转向黑暗,阳光已经躲进山峰的角落,,只留下山顶的一个光点仍在闪耀。

我得和她说再见,三十秒的时间,我能再看一眼导航地图。

我会和她说:“我的手机没有电了,我们下次再聊。”这是足够充分的理由,哪怕是对一个难得的电话。而且我这次也并没有撒谎。我在心里暗暗劝导自己,以后绝对不要再独自走上陌生的小路,尤其是在这样四周长满丛林的地方。我组织好语言,我准备开口说:“我的手机……”

“我男朋友现在好孤独。”她突然开口打破这沉默。

”他怎么了?”我突然平静下来。因为看见太阳已经完全躲进深山,只剩下余晖染红天边。我能听见周围的树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“我拉他出来散步,他只走了几步,就坐在台阶上,只看着我散步。我看他一个人好孤独。”她说晚,又发出呵呵的笑声。

我停下脚步。“那你还不快回去找他?”我说。

“是的,我现在正准备回去找他了。”她笑着回答。依旧不紧不慢。

“那先这样说吧,再见了。”她说。

“恩,再见。”我说。我想直接按下挂断。“新年快乐”几个字却不自觉的从嘴角蹦出。

“哈哈”,她笑。“也祝你新年快乐。”她说。

此刻我是多么希望电量能更多一些,当然是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在打完电话后,至少再看最后一眼导航。

“好的,再见。”我说。

“再见。”她说。

“恩,再见。”我说。

“再见。”她说。

“再……”

嘟嘟嘟的挂断声音,打断了我的“再见”,紧接着是321的关机倒计时。终于,手机彻底没电。太阳也彻底消失不见。

我叹了一口气。我叹气当然是因为终究没能在天黑之前回到寝室,就好像我终究没能在电量用完之前看最后一眼GPS。

我收起手机。直走几步,回到水泥路面。右转,遇到几乎每次来都偶遇的老大爷。我左转穿过小学校,再右转经过茭白培育基地的牌子。再前进穿过隧道。火车从上方经过,我每次经过,都莫名喜欢停下,侧耳听隧道里独有的振动声音。出隧道,右转弯走上回去的大道,路灯已经打开,灯光铺设在道路两旁,引我归途。

作        者:胡鑫
供稿单位:新闻中心
附     件:
[打印页面]  [关闭页面]
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新闻中心
技术支持: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网络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