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字:
 栏 目:
公交
要闻
动态
其他
我院组织参加第二届江西...[12-12]
我院教师在江西省高校思...[12-11]
我院在江西省第五届大学...[12-11]
学院在共青校区举办消防...[12-11]
南昌大学宣传部检查组来...[12-11]
生而为人,理当善良[12-10]
我院团委顺利完成2017-2...[12-10]
财经学科部召开第十六届...[12-10]
财经学科部智慧团建工作...[12-10]
我院举办2018—2019学年...[12-10]
财经学科部团费缴纳工作...[12-10]
财经学科部“青年大学习...[12-10]
第十五届财经学科部学生...[12-10]
财经学科部新发展团员工...[12-10]
信息学科部团总支召开新...[12-10]
财经学科部“微团课”大...[12-10]
信息团总支开展鸿鹄讲堂...[12-10]
学院举办党务工作者、党...[12-10]
新闻中心院网第二次全体...[12-10]
理工团总支“第二届微团...[12-10]
初雪的“共青之旅”[12-10]
信息团总支召开团总支扩...[12-10]
信息学科部学生会“每月...[12-10]
人文学科部团总支举办微...[12-10]
人文学科部第六届汉字听...[12-10]
院学生会顺利开展权益下...[12-10]
财经学科部团支部手册填...[12-10]
人文学科部积极参与2018...[12-10]
人文学科部举行寝室文化...[12-10]
人文学科部开展学生干部...[12-10]
您现在的位置:  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新芽怒绽 >>文章正文
公交
[阅读次数:864 发布日期: 2018/3/6 9:21:21]

“我还是无法成为一个深沉的人。”隔壁的小胖子突然这么说,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。我疑惑的望向他。他却只是一味地躲避着我的眼神。飞速的把头扭向另外一边,望着司机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手机的提示音响起。在公交嘈杂的人声之中,显得分外清脆。滴的一声打开屏幕。我便能感觉到他的视线。他盯着我的屏幕看。也许是出于好奇,也许只是因为无聊。

这自然让我十分不舒服,仿佛自己的生活遭到了来自第三方的侵犯。我飞快的打下几个字符,点下回复按钮,然后滴的一声熄灭屏幕。并把手机正面屏幕朝下。他的视线随之转向司机方向。这场景重复了好几回。仿佛生物性的刺激信号。“滴”代表转头。而且他似乎一直没有发现,我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。甚至有几次,我只是想打开屏幕看看时间。他也扭过头来看。看来他并非有意窥伺我与人聊天内容。他只是单纯的对我屏幕中的色彩感兴趣。

我顿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奇。假如我不断开关屏幕,他是否会像开机的电扇不断的摇头?人挤人的无聊公交上,的确需要一些乐趣。我心想。然后便照做了。事实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趣。有几次,短信提示音响起来,他比我还要警觉。可我偏不打开屏幕,装作凝视着前方。我能感觉到,他的视线从手机屏幕,转向我。我用余光看见那个窥伺我生活的眼神,他胖嘟嘟的脸庞,像极了个过分好奇的孩子。

我顿时生出一个念头……

我按下屏幕开关,“滴”的一声。他扭头,我也扭头。视线相交的那一刹那,我能感到他的窘迫。他羞愧的低头,双脚开始极速的抖动。双手并拢,两个大拇指不断的互相拨弄。我望向这个孩子般胖嘟嘟的脸,他的眼神躲避着我,低着头,像是犯了错误后,被班主任拎了上讲台。我突然有些得意,也许还有些许嘴角上扬。我不依不饶,我盯着他稚嫩的脸。他竟缩成一团不敢看我。时不时朝我瞥一眼,偶尔触到我的眼神,便连余光也飞速的收回。

这像是一场拷问,甚至让我有了些许的不忍心。那闪躲的眼神,我曾在镜中见过无数次。我放弃对他的拷问。再次把视线转向前方。人潮堆砌的墙,让人只能从夹缝中看见些许的远方。

我突然想起来曾经,在噪音与各种红蓝灯光闪烁着的黑暗场景之中,装作成熟老练的某人,散发着令人厌恶的气息,端着奇怪的饮料,在我身边坐下。我不想同他对话,他不依不饶,仿佛我们之间有着无数值得回顾的过往。我抽出手机,装作回复消息,手指在屏幕上胡乱的画。他突然冲过来,手挽着我的肩,更像是用手臂缠住我的脖子。夺走我的手机。“这手机屏幕可真大啊!”他阴阳怪气的说。用虚伪的语气,拆穿了同样虚伪的我。

我试图回忆那之后的场景,记忆的拼图却仿佛只是单单丧失了这重要的一块。我思索,并没有得到与之相关的任何线索。

直到“滴”的一声,打断了我的思绪。我低头看看手机,手机软件依旧发来莫名的提示信息。我下意识的向右看一眼,却发现他又在盯着我的屏幕。

“我还是无法成为一个深沉的人。”他甚至有意或无意的读出了我的信息记录。这回我真的有点生气了。我想警告他,谁料他却先开口:“你这样老盯着我很不礼貌!”我愣了一下,看见他通红的脸颊。车子突然停下。他起身,头也不回的走。故意把脚步声踏得很大,像是在表明立场。也许他是算好了下车时间才说出这句话的。空缺的座位立刻被他人补齐,车子再度缓缓开动。我看着窗外的他独自走在风中,这时才注意到只有他一个人在这荒郊下车。他来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做什么呢?我想象不出来原因,也许他只是单纯无聊而已。

也许只是无聊,我突然想起来那晚,装作成熟老练的某人,在夜晚的风中独自哭泣的场景。都市的灯红酒绿掩盖不住悲伤的气息,一切的一切也许都只是他太过孤独了而已。

也许只是因为孤独。我几乎就要接受这个想法了。

公交上拥挤的人群,发出嘈杂的声音,聊天的女孩们时不时发出夸张的笑。低头玩手机的人们戴上耳机便沉默不语。靠在座椅上睡着的人们张开嘴,仰望天空艰难的呼吸。我独自呆呆着望向远方,那里有人潮堆砌的墙。

作        者:胡鑫
供稿单位:新闻中心
附     件:
[打印页面]  [关闭页面]
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新闻中心
技术支持: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网络信息中心